“在踏我恋心,辱我尊严,对我横眉冷目这方面,你从未令我失望。”

王泥喜站在辩护席后看着文件,法官问辩护方准备完毕了吗?王泥喜放下文件,大声说了句:是,辩护方准备完毕了!牙琉看着他那一副像是课堂回答问题的学生样儿,突然觉得生命苏醒了。牙琉检事又惊又喜又气,惊的是王泥喜法介的声音响亮,喜的是法庭上一下子开满鲜花响起鸟鸣洒满阳光,气的是成步堂万能事务所怎么能雇佣未满十六岁的童工。王泥喜这脸,这骨架,这身高,十五岁不能再多了。牙琉在心里盘算这场审完就去查资料准备起诉这家事务所雇佣童工,申请起码得等到王泥喜读完高中再让他上法庭,事务所要依法赔偿王泥喜各项损失费用。

法官又问牙琉,检察方准备完毕了吗?牙琉又是拨额发又是打响指,恨不得弹一段空气吉他solo,旁听席上的...

这个号转一下,大家可以取关啦

AsunoTsuki:

小英雄出坑,各位可以取关,现在在逆转响王北极圈。

放个脑洞,《Darling In The Franxx》paro。

呼吸紊乱。
大脑紊乱。
代码紊乱。

宇智波佐助作为雏鸟的前小半生,终于在今天迎来终结。那只小怪物逆着风,他的大氅和大檐帽被呼啸着从肩膀上掀倒,他金黄色的发丝在空气里漂洋,他婴儿蓝的眸子熠熠闪光。

小怪物向他迎面走来,在模糊的黑色和棕色发丝的人种中,他拥有唯一明亮的色彩,简直要把人的眼睛刺伤。

佐助失魂落魄。那只被所有人忌惮的小小怪物拥有奇怪的线状胎记,充满野性与狡黠之美;在微笑时总会露出小小尖齿,书籍解释为虎牙。

虎是什么生物尚不可知,佐助想。如果存在,那一定会是像漩涡鸣人(010号)那样拥有金色皮毛与湛蓝眼睛的生物,喜...

骑士的红袍是少女的爱恋,是征战的鲜血,美艳的玫瑰花田。

每当迪卢木多跪于王座之前,注视着那血红的长袍下优雅的死之阴影,年轻的不列颠之王总会感到一阵心悸。在无数次死里逃生的迪卢木多仿若得到死神的怜爱,想要将他拉入自己无底的地下王国,却又仿若为其鲜活俊美的生命而感到不舍。

——死神格外地看重着迪卢木多。不列颠之王年轻敏锐的慧眼看透了其本质所在。死神何不怜爱着美丽的花朵?死亡的哈迪斯尚且爱着春天的珀耳塞芙涅,暴怒且嫉愤的阿瑞斯娶了美丽的阿芙罗狄特为妻,这风流的死神——他曾无数次夺走那美丽而青春的少女的生命——又何不爱着不列颠的花朵,差点令国王下令将花园内的紫罗兰与鸢尾花悉数拔去、种上红黄二色玫瑰...

有时候真的觉得很可怕,一些人打着爱和创作自由的旗号去创作一些歪曲的东西,真是触目惊心。同人圈是一个没办法说的地方,想矫正风气被骂圈管,放手不作为就只能看这种触目惊心的作品慢慢充斥整个圈子,大家为强制,虐待,断肢,甚至强迫孕妇拍手叫好。还有将角色塑造成嗑药滥交的人渣,塑造成婚内出轨欺骗妻子的同性恋者,大家明明都知道这不是自己心中的那个小男孩,为什么却对这种抹黑他的行为表示了赞赏呢?这样对角色不是太不公平了吗?每个角色都是作者手中诞生出来的最独一无二最宝贵的存在,在同人女的手下以爱为名就这样被残忍的虐待,剖开身体,砍下四肢,被塑造成人渣,这不是太可怜了吗?哪怕这些宝宝们没有真实的生命,但我想也不可...

“我能吻你吗?”

鸣人低头有点羞赧地笑了一下,佐助的心在剧烈地鼓动,非常非常剧烈,可能不止是小鹿乱撞的程度,应该是蛤蟆文太在蹦蹦跳跳。
他又问了一遍:“我能吻你吗?”

邪恶的漩涡鸣人又笑了,显然是在故意吊他的胃口。金发碧眼,笑容甜蜜,眼神迷蒙的漩涡鸣人此刻正在拾起恶作剧的老本行,折磨一颗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处男的心。

“可以。”鸣人说。

佐助伸出双手扶住鸣人的肩膀,深呼吸几次平复了一下鼓鼓的心跳。他缓缓凑过脸去,轻吻了一下鸣人的嘴唇,发出了啾的声音。

鸣人又爽朗地笑了,脸颊红了起来,眼中盛满了海蓝。可佐助定睛一看,他的眼睛里明明只有自己。因为那双眼睛太澄澈了,几乎可以看到映在那其中的自己的...

【佐鸣子】虞美人草。

写在前面的话:

说实话这篇已经写了一个多月了还没有写完,作为生贺真是非常不合格,实在对不住了,佐助君!!

一开始只是想致敬一下三岛先生,写小王子一时兴起诱骗(?)懵懂少女却自己陷了进去的故事。鸣子太直球了反而完全不会应付呀——这样的感觉。很多地方是我杜撰的,对日本大正的历史了解也并不深,请专业的各位把它当做一个架空故事吧!如果您觉得哪段眼熟,可能是我无意间剽窃了大手子惊为天人的创意,可以与我进行沟通协商。

完全不甜,剧情幼稚,既想竭力表现佐助渣男的形象又奋力描写他心动的样子,结果一团糟,感谢您可以看的下去。


您可能会有的雷点:鸣人性转,雏田性转,佐助有时候会有点点点点渣,未成年...

【梅林迪卢】花儿。

奇异生物梅x大姐姐迪卢。(梗来自 @苏白昼 )


推荐BGM:I C E—Protein24(原曲为别れ 1940—深津绘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folwers—in love with a ghost/nori


作为一个与世隔绝的人,所有听闻都来自我挚爱的懿斯和我的苏。这次苏给我发来了微博太太两栖奇异生物梅林的可爱设定,并想出了天降奇异生物砸在迪卢姐姐欧...

“海中月是天上月——”
“?你看我做什么?”
“笨蛋。”

【高银】花见。(上)

食用说明:
*三观不正,略微猎奇。
*严重OOC
*可能被当作TG然而这是TGY……微冲银
*配合BGM《螺钿之骨》,av352080





花见。


古江户。

酒家的阁楼镶着细木雕栏,涂上精致的红漆。其间住着被称作“神之骨”的净琉璃师,他手下所制的人型净琉璃融入人偶的制作,在面部镂空以放置人造眼球。一个个艳丽绝伦的偶人面色红润,眼眸澄澈,仿若活灵活现的真人一般。这般惟妙惟肖的精湛技术放眼江户——甚至望平安京看去,都找不出他人可比肩。人们称他是天照大神从伊邪那岐命右上取下的一块指骨,拥有人类不可及的神明所赐的技艺。


这位人偶师的乐艺同样精湛。即使身出武士之家,却从小精通各类风雅...

【冲高银】転生。

食用说明:
*大正时期背景,少爷总/高x养子银。微土银。
*OOC慎。有all银,土三倾向。
*向三岛由纪夫先生致敬,有很多地方都剽窃了三岛先生的想法。题目取自《丰饶之海》第一部《春雪》电影的插曲,侵权致歉。

*未完。

*推荐BGM:《Merry  Christmas Mr. Lawrence》—Rin'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春の雪》—岩代太...

【高银】加冕。

推荐BGM:
如果喜欢燃系可以试试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,但我后期几乎都是配合着《young and beautiful》写的,情感表达会有偏差,十分抱歉。
DAGUZA,很美的钢琴曲。
young and beautiful,流年历史的流动感,自欧洲教堂中流出的天籁之音。由于我的无用导致bgm和文无法融合到一起真的非常抱歉。



加冕。

没落的绝世英雄。

他与遥远的从前相比仍然光鲜亮丽,陈旧的柔软的羽织舒展地披在宽阔的肩上,散发着廉价皂角腻人的香甜。医用绷带一丝不苟地缠绕在左眼,紫发被恰到好处地压下,显得潇洒而严肃。天气愈来愈冷,早些年持刀征战所留下的厚茧随着气温...

推荐bgm:Mrs.Potato Head


度过了痛苦的经期,小迪卢木多终于又穿上了她漂亮的比基尼,活跃在温暖的海水里。我乐见这样的场景,在我得知迪卢木多的少女初潮终于到来之时,我就明白——迪卢木多要迎来少女的发育了,那小小的胸部要如同面包般慢慢鼓胀起来,她的胯要慢慢变宽,最后形成一个圆润的弧度。那纤细颀长,与少年几乎没有差异的身体将一步步变得丰满柔软起来,女性胸部和腹内独特的器官将渐渐发育,在她的身体里发热发烫。现在的迪卢木多已经被自己的身体允许去怀上他人的子嗣,如果她不经保护地与男人同床,保不准会在来年就生下一个漂亮的孩子。


忙碌的吉尔伽美什回来了。尽管这七天来都是我独自一人在...

恕我直言,说产粮多辛苦多辛苦就相当于粉爱豆砸钱时说心疼的,这本来就是个不通的逻辑。请先想想您是个搞同人的,第一拥有完全的创作自由,不想产没人会逼你,不像作家把创作当做职业,混口饭吃,这时候才能称得上辛苦;第二大家产粮完全凭内心热情,同人女很多,每个人都产粮,都很辛苦,没理由就你喊来喊去吧。

同人这行说白了还不就是用爱发电,您在这儿哭天喊地说辛苦求安慰是凭啥呀?司马昭之心。同人永远应该是先有爱,再看同好们给的面子,而不是自己一跃而至同人之上,大大咧咧管读者们讨热度,一幅无赖做派。永远记住您搞同人是为了爱,因为真真正正喜欢这两个人才会去产粮,贡献他们的一份可能性,和同好们一起见证他们的感情;而不...

【金枪】伟大非凡。

说在前面的话:

我又双叒叕写了迪娘……这次是迪娘生子,新爸爸的心理那种无所适从的感受啦。如果雷生子请千万注意哦。

梗是我苏 @苏白昼 给的,她的灵感来源是radwimps的tummy,一首非常温柔的歌!!!大家都可以尝试听听!

我对生产其实不太了解,不知道刚生产完的孕妇可不可以见家属,如果又bug请原谅!

如果您觉得哪句话熟悉,可能是我在看过某位太太惊为天人的文思后融进了脑海里,无意识用了出来,请一定指出!

我高考完啦!!可以搞事情啦哈哈哈哈哈哈~


伟大非凡。


听到新生儿的啼哭的那一刻,吉尔伽美什还是感到有些无所适从。尽...

【金枪】Speak A Little Louder

读者诸贤,是这样的!!昨晚的我与苏发起了一个情人节互相点梗写段子的游戏。苏的命题是一首歌:《Staring At You》—Diane Birch  虽然让我凭感觉写,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否和苏的一致。索性写成了现在这种样子。尽管是纯爱系的我!也!也!也在努力地!推起了超市的手推车呢!也在努力的让小迪和大老板为爱鼓掌!

当然在飙车这趟比赛中,我注定是最后一个到达终点线的了……希望我的苏和诸位读者不要嫌弃我这简陋的手推车。

虽然苏指定bgm是:《Staring At You》,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家也能听听:《Drops》—FKJ/Tom Bailey,这首很有气氛!...

推荐BGM:soleil—牙龈子(av794543)

贤王闪x王妃迪,一点点小段子,吉尔焦裕禄过劳死的那段时间所做的梦。OOC严重,感谢大家的阅读。


囿于绽放尽花朵的梦境之中,为抽出的新绿与蓝白的花儿所迷醉,吉尔伽美什漫步于花田之上,并在一望无际的原野间看见了早已逝去的王妃那美丽的脸庞。


“ 若我身可保您武运,若我心可佑您昌隆,我必将心头热血献祭给乌鲁克唯一的王,唯一的神明。”
“ 献给我的王,我的神明,我的主人,我的爱人,我的太阳。”


与苏美尔王额头抵着额头,迪卢木多(妻子)如此喃喃低语。


“然而那样是不够的。”

迪卢木多挣脱吉尔伽美什温...

少年时期的记忆被浅蓝色的冰水混合物淹没,他记得蓝色的海洋中映照出金色的阳光,金色与黑色的头发交缠,少年与少年的小指相触,眼神相接,对方的笑容如此美丽,令人想起馥郁的花朵,洁白的云朵,清冷的露珠。少女们思慕他,他思慕他。
迪卢木多,迪卢木多。这几个音符充斥着亚瑟·潘德拉贡的整个少年时代。
迪卢木多,迪卢木多。

【旧剑枪】FOOLS.

注意:

亚瑟·潘德拉贡x迪卢木多,一个毫无根据的拉郎cp,但是真的很好吃。一个小脑洞,灵感来自戳戳的fools的mv,迪卢非常非常ooc,童年悲惨设定。其实没啥好说的了……希望各位亚瑟厨迪卢厨打我的时候轻一点。

推荐bgm:fools

亚瑟·潘德拉贡穿着剪裁考究的小西装和短裤,金色的头发迷人风趣地翘着。幼小的迪卢木多着迷地盯着他阳光般的金发和大海般的瞳仁,他的白T恤有点脏,衣襟和衣袖破破烂烂,亚瑟知道他等会儿又要偷偷溜回家换衣服,免得让养父看到他这副样子。

亚瑟说:“我要和爸爸去夏威夷度假啦,他说这里的冬天太冷。你想要我给你带什么礼物吗?草裙?椰子?还是花衬...

© NekoU|Powered by LOFTER